果洛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搜索引擎排名公司怎样选?

2021年01月20日 10:32

很多网站拥有者以为建立了一个网站,用户就会出现而错误地将网站看作独立的营销工具。但现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你可以把网站看作一间新店,为了使你的商店成功你需要推广。许多网站在搜索引擎优化公司身上花费大量金钱,很多SEO公司承诺能让你的网站排名第一,但真的能够做到吗?


搜索引擎只对用户提供相关的搜索结果。如果你网站的内容不相关,没有一种巧妙的搜寻引擎优化(SEO)能够让你成为第一。

虽然有很多SEO方法可以诱骗搜索引擎给你的网站更佳的排名,但这是违反了搜索引擎的方针。有些搜索引擎优化SEO公司使用这种技术来提高网站排名,但好处只是短暂的,因为搜寻引擎不断改进技术,致力堵塞漏洞,严惩那些违规网站。如果你网站使用了这种诱骗搜索引擎的技术来提高网站排名,一旦被发现就可能被列入黑名单。

当然,也有一些合法的搜索引擎优化(SEO)技术,可以改进你的网站排名,这些技术主要聚焦于消除搜索引擎收录你网站内容时的障碍。


如何区分正当SEO技术和黑帽技术公司呢?

你可以通过关注两件事(公司的信息和选用的技术),来识别黑帽技术SEO公司。对保证特定排名的公司要小心,如果一间公司承诺你在百度上排名第一,就要了解更多问题:

如果SEO公司不能实现所保证的结果会怎样?

要求SEO公司解释所采用的技术,不要雇用回避这些问题的公司。了解该公司打算采用的SEO技术,就能判断是否有被列入黑名单的危险。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的的优化排名系统,是基于公司多年的搜索引擎优化及运营经验,采用云+大数据+提权算法的思想整合全网资源开发而成,其中涉及的16个操作环节、38项管理节点、168个质检项目、13项交付标准等全部由优化师团队与系统协作完成。推广用户只需坐等排名效果!剩下的事情交给优联互通专业的优化师团队!


相关推荐

疫情下的就业季,我们如何应对?

在这次疫情中,互联网行业、在线消费、教育培训、无人经济等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而随着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斜杠青年越来越流行,从事多种职业、灵活就业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如何给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保障?全国政协委员胡卫给出了建议。  胡卫:在线经济我认为也包括鼓励年轻人在线办公、在线就业,那么这方面我认为就要有一定的政策放开。以前我们居住的居家环境是不能登记公司的,一定要商住用房才能登记注册公司。现在在稳就业的形势下,就应该这方面有相对宽松的政策。所谓灵活就业就是说可以早晨我去送外卖,下午我可以去做快递小哥,现在叫做斜杠一族,我们要有适当的政策鼓励,帮他们解决养老、医疗,让他们能够稳定就业。  李志强:建议鼓励引导小店经济转向线上平台  《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明确,要优化自主创业环境和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强调发展“小店经济”。全国人大代表李志强建议要鼓励引导小店转向线上平台,在相关环节做好政务服务,支持毕业生们以创业带动就业。  李志强:鼓励利用直播、小程序、微商城等工具,推动线上线下业务融合。相关部门应围绕经营网点、经营管理等,把较为成熟先进的做法制定成标准,便于在全国推广复制,同时加强对各地发展“小店经济”的分类指导。  吴春梅&柯建华:积极引导和帮助学生扎根基层  除了新兴产业外,基层也给了青年更多施展的空间。如何让更多人才有机会在基层绽放青春?全国政协委员吴春梅表示,作为高校,应该抓住机遇,积极引导学生转变就业观念,把目光更多的投向基层,投向西部地区。  吴春梅:引导学生到基层管理、到社区服务、到基础教育方面更好地就业。我们的学生到西部去,到基层去进行锻炼,对学生的成长也非常重要,也为我们国家未来的发展储备了人才。  不过,近年来在一些艰苦边远地区,人才流失严重的现象不容忽视。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工作还存在动力不足、发展作用不够等问题。  怎样才能让毕业生们扎根基层?在社区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全国人大代表柯建华认为,需要多方合力,帮助毕业生下得去、留得住、干得好。  柯建华:建立一个薪酬增资的体系,给予社区工作人员一个发展空间,我觉得非常重要。让顶层的这些好的关爱机制,真正地落实到基层。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总台央广记者:解朝曦卢薇朵李欣车丽郭淼

2020年05月24日 11:30

服务机器人云平台研发商灵云智服完成千万元Per-A轮融资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4月28日消息,服务机器人云平台研发商灵云智服(CloudsBrain)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灵云智服”)获得千万元Per-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中美创投,长岛资本和亚美亚跟投,主要用于算法和平台场景的研发,以及市场渠道建设、厂商合作。灵云智服是一家向B端用户提供服务机器人云平台+终端硬件的研发商,落地场景在园区、学校、大厅等场景;此外,公司还可以通过终端设备对用户的身份识别,联合电商、运营商等商家平台做导流、导购业务,收取一部分的流量变现费用。创始人李永介绍,公司向B端用户销售并部署云平台+终端硬件,除了设备本身可以提供人机交互服务外,还可以基于用户身份识别促进导流、导购。例如,将终端硬件部署在社区门禁上,居民通过闸机时,系统会识别出居民身份,后台对接了电商、运营商等商家平台,商家将商品链接推送给居民(提前关注社区公众号),居民感兴趣的话就可以打开链接购买商品,从而实现流量和数据变现,公司也会抽取一部分提成。创始人李永告诉36氪,在周边40%开线上店的情况下,大约有10%的商家愿意出广告费,购买转化率能达到3-5%,社区居民通过领取优惠券和积分,商品价格能降到市场的60%。2019年,灵云智服营收千万级,实现盈利;2020年预计营收增长6-8倍,盈利上升2-3倍。

2020年04月28日 09:52

租客网:租房套路之,克扣押金,搬家也要脱层皮!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7日 11:40